搞笑?我们是认真的!

  •   科学不仅有板着脸的严肃模样,也有幽默风趣的一面。所以有诺贝尔颁典礼,也有“搞笑诺贝尔”颁典礼。2017年第27届“搞笑诺贝尔”颁典礼刚落下帷幕,颁出十个项,颁发“巨额”金。这些引人发笑的研究项目,不仅仅是想让你笑笑了事,更重要的是,能不能通过这些好笑的项去思考发明研究的可行性。一切皆有可能,因为伟大的科学成就都是“疯狂的”。

      “搞笑诺贝尔”(Ig Nobel Prizes)又译“幽默诺贝尔”,是对诺贝尔的有趣模仿,由科学幽默《不可思议研究年报》主办,每年的九月举行颁典礼。其项专门授予那些“乍一看好笑,然后又引人深思”的研究工作,其评委中有很多是真正的诺贝尔得主。也有搞笑诺的得主后来成为了真正的诺获得者。按照该活动官网上的资料介绍,设立这一项的目的是为了向那些不同寻常的人们致敬,向想象力致敬,并激发人们对科学、医学以及技术领域的关注。

      搞笑诺贝尔最早的创意来自《不可思议研究年报》创始人马克·亚伯拉罕,他在1991年首次创立了这个项目,并一直担任每一届颁仪式的负责人。当时他的设想是将项颁发给10个“无法也不应该被复制”的研究项目。该每年会颁出10个项,涵盖诸多领域,其中包括真正的诺贝尔所包括的物理学、化学、生理、医学、文学以及和平,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领域,比如公共卫生、工程、生物学以及跨学科研究。除了首届搞笑诺贝尔曾颁发过三个“虚拟成就”之外,此后所有的项都颁给了基于现实世界的研究。

      马克·亚伯拉罕是幽默科学《不可思议研究年报》的编辑,在设立“搞笑诺贝尔”之前,不断有人向他求助,希望他能帮助他们获得诺贝尔。“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我如实告诉他们,我没有这种影响力。”就在这无休止的纠缠中,马克·亚伯拉罕突然想,为什么不搞个“搞笑诺贝尔”呢?在个想法的驱动下,1991年10月,“搞笑诺贝尔”隆重登场。

      马克·亚伯拉罕称,“搞笑诺贝尔”就是一种戏谑,它并非要挑战科学,也没有诺贝尔的意思,这个典礼的旨是要让人发笑,然后引发人们的思考,这两点缺一不可。在马克·亚伯拉罕看来,许多科研在最初可能被认为是不可能的甚至是疯狂的,但是慢慢地人们会发现其中的意义。不过他也承认,很多研究看起来很搞笑,实际上也没什么研究价值,即便如此,“搞笑诺贝尔”也多次颁发过项给这样的研究。

      据介绍,“搞笑诺贝尔”每年会收到五千至八千个提名,在提名中,有10%到20%属于毛遂自荐。有一项“搞笑诺贝尔”被授予毛遂自荐者——挪威的贝尔哈姆和桑德维克小组,该小组研究了淡色啤酒、大蒜及酸味奶油对水蛭的胃口产生的效果。获者由“搞笑诺贝尔”管理委员会选出,这个委员会由《不可思议研究年报》的编辑们、科学家们、记者们和来自多个国家的各个领域的精英们组成,这其中还包括一些真正的诺贝尔获得者。为了增加平衡,也会在大街上的行人中选出几位作为评委之一。数以万计的候选人中只有约300人可以入围,然后由管委会讨论最终的获名单。

      大多数获者对自己能够入选感到高兴,因为管委会在公布获名单之前的几个月就会与获者秘密联系,如果得者觉得,管委会则会撤除对他的提名,并从其余候选人中再挑选获者。这样一个颁典礼,并不会为获者提供金,甚至连他们前来参加颁典礼的食宿、旅费都没有报销,不过管委会为每位获者准备了礼物——一个手工制成但非常廉价的小杯、一张由真正的诺贝尔获得者签名的获证书。

      马克·亚伯拉罕说,“搞笑诺贝尔”会给获者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。日本玩具生产商Takara及另外两个机构所生产的狗语情绪翻译机曾获得过“搞笑诺贝尔”的和平。它能通过测量狗吠的声调来了解其情绪。正是因为“搞笑诺贝尔”,这个发明受到关注,并得以批量生产。获后的第二年,当获者重回“搞笑诺贝尔”的颁典礼时,他们骄傲地说:“感谢‘搞笑诺贝尔’,它让我们的产品赚了笔大钱。”至于获得第二届搞笑诺贝尔的阿兰·克利格曼,他的发明就更奇特了———防放屁药Beano。当时他成了传媒的笑柄,但事明,他的发明不仅替无数可怜人及他们的亲友解除了窘境,更为自己赚来超过1000万美元的利润。现在,美国的每家药店都可以买到Beano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