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分47秒经济教父和经济犯罪的转换

  •   1988年创立后的短短六七年时间,万国便成长为当时最大的证券公司。鼎盛时,其一度掌控70%的A股和几乎所有的B股。

      然而,崛起得快,垮得更快。在一场中外的327国债事件中,万国只用了7分47秒就将昔日的辉煌统统葬送在孤注一掷中。

      1990年的上海,春潮涌动。那年4月,国务院宣布开发浦东,上海迎来历史性机遇。为了重振上海金融业,时任市长宣布组建上海证券交易所。

      这一历史被交到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管处副处长尉文渊手中。上任伊始,他的第一个业务电话,就是打给管金生的。当时的管金生有点小得意,他在电话里称:“我知道迟早会接到这个电话,只是不知道会是谁打来的。”

      管金生的自信,来自万国证券的行业地位。当时,全上海只有三家证券公司,分别是万国、申银和海通。万国虽然没有银行背景,却是三家券商中最大的。

      管金生早年有留学经历,在创办万国的过程中,目光一直盯着国外。万国成立不到两个月,就与日本野村证券合作,参与了一起国际承销业务。

      事实上,万国也确实在所的组建中扮演了“关键先生”的角色。起初,交易所的规则、设备,乃至人员培训,几乎都是万国一手操办的;B股则是几个万国人在办公室里想出来的。有新员工初来乍到很惊讶:监管层为啥会把万国的写进监管条例?

      那个时候,管金生跑全国各地去,还把银行、财政等部门拉过来,做免费培训,为培育市场做了大量工作。

      万国的影响不断扩大,管金生也日渐声隆。在一次访台后,有第一次将他称为“中国证券教父”。此后,这个称号不胫而走,被越来越多的人相传。

      管金生并不喜欢这个称号,他一再强调中国证券市场是时代的产物,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老兵,绝不敢贪天之功为己有。

      管金生1947年出生在江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刚出生,算命先生就说他命硬,克亲人,父母于是将他送去寄养,直到三年后才领回家。

      尽管家境贫寒,但管母是个很要强的人。在管金生很小时,母亲就一狠心,将他关在房间里,逼他描红写字,还教他做加减法。管金生后来说,母亲是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人,而他的血管里也流淌着母亲不服输的。

      因为不服输,管金生不论做什么事,都要争第一。在班上,他几乎每次都得第一,偶尔得个第二,就会耿耿于怀。中学毕业时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上海外国语学院。

      一个农村穷小子,靠自己的努力挤进上海滩,这听上去很励志。但在那里,听不懂上海话的管金生受尽同学们的嘲笑,他很不服气,苦练三个月,终于过了这一关。

      不过,管金生的大学生涯很快就因为“”而终止,他不得不到机关当了九年翻译,直到1979年国家恢复高考后,才再次考回母校,攻读法国文学硕士。

      管金生打着如意算盘,希望毕业后留校当教授,那是他最初的梦想,因为当教授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。但人算不如天算,毕业时国家研究生不能留校任教。

      这个粉碎了一个青年的梦想,却孕育了中国证券市场上一个大佬级的人物。失去方向的管金生,只好重新择业进入上国投。在那里,他接触到日本野村证券等国际巨头,还在公司的安排下,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,拿下和商业双硕士学位。

      这样的学历在当时的上海金融界屈指可数,以致后来他还想去剑桥读博士时,被领导了,理由是:你走了,上海金融界就没有双硕士,拿了博士,谁还能领导你?

      管金生的拼劲儿来自那颗躁动的、永不服输的心。他曾经这样评价自己:“我这人最大的特点是不服输,读研究生不服输,在国外拿学位不服输,办万国证券不服输。”

      从比利时留学归国后,管金生一度过上清闲的日子,每天朝九晚五,除了看,就是翻译资料。那个时候,他每天下班都要经过苏州河上的几座桥,时间一长,他发现桥下有很多人在交换国库券。

      此情此景,让他联想到两百年前,几个交易商在华尔街一颗梧桐树下做交易,最终诞生了纽交所的历史。他突然灵光闪现,想到将这种地下交易变成一种市场机制。

      不过,这种想法在当时还比较超前,没有实现的可能。这让管金生郁郁不得志。直到后来的一次上海之行,才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      80年代中后期,深圳作为先锋,已经领跑很多年,而上海作为昔日的远东金融中心,却一直裹足不前。作为总设计师的,希望为上海找到一条出。

      于是,他亲自来到上海,征集八方贤士的意见,期间对“将上海建成东方华尔街”的构想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

      的视察,让管金生激动不已。他连夜提笔奋书,写下一份“”,国家建立证券市场,并主动请缨,表示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      管金生的很快被国家采纳。1988年,上国投等10家股东共同出资3500万元,成立万国证券,管金生出任总经理。据华商韬略了解,同时成立的还有申银证券和海通证券,分别归属中国人民银行(后划给工行)和交通银行。

      上任后,管金生做了两件事:第一,实行股份制;第二,与银行脱钩。这种体制安排,让万国证券相比其他两家,拥有更灵活的决策和行动机制。

      在管金生的领导下,万国的实力急剧蹿升,一跃成为国内证券行业老大。尤其是1990年沪深股市诞生后,万国在二级市场上一度掌控70%的A股和几乎所有的B股。

      承销方面,万国同样雄霸近六成的市场。最忙时,管金生每天要出席四个发行仪式,以至于国家不得不出面调剂,将业务协调给其他券商。

      万国还积极拓展海外市场,在新加坡、伦敦开设分公司,与美林、高盛等国际巨头展开合作。当其他券商还在国内蹒跚学步时,万国已经颇具国际范儿。

      管金生的声望也因此一时无两,站上行业之巅的他,在国内颇有点独孤求败的感觉。1994年他意气风发地喊出,要做中国的美林,2000年跻身世界十大券商的豪言壮语。

      1981年,国家开始发行国库券。由于流通性不好,加上老百姓认可度低,国库券的认购很冷清。在很多地方,和企业不得不通过来发放。

      手中有国库券的人,不想将它砸在自己手上,通过各种办法出售。而一部分嗅觉敏锐的人则趁机以低价收购,在异地倒卖,从中获利。一来二去,就形成一个地下黑市。到1988年时,财政部不得不作出决定,允许国库券上市流通。

      万国证券成立后,他率领公司员工,跑全国各地去收购国库券。由于当时的国库券大多是5元、10元面额,很多人出发时拿着现金,回来时一人扛一麻袋国库券,坐火车回来。辛苦不说,还经常遇到安检人员的。

      有一次,管金生到福州收了200万元国库券。他先租了一辆车,派人直送上海。剩下两袋,一手拎一个去坐飞机。结果,在安检处被拦下,幸好当时的安检不太严,他费尽口舌终于工作人员不开袋检查。等回到上海时,两个麻袋已经被撑破。

      除了安全检查,管金生还面临政策风险。在当时的中国,倒库券被视为是一种投机倒把的行为。

      1989年元旦,管金生在上海金管处无意中看到一份文件,说1988年国库券准备在一周后上市。得知此消息后,他立刻出动,狂收那一年的国库券,准备日后高价卖出。但他的行动很快引起金管处的注意,对方派人到万国突击检查。大胆机灵的管金生将所有国库券从金库转移到自己办公室,才逃过一劫。

      那个年代,很多像管金生一样倒库券的人都发了大财,比如仓库保管员出生的杨百万(原名杨怀定)。而万国也靠扛麻袋搬国库券,积累下丰厚的原始资金,到1989年营业额已达3亿元,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证券公司。

      历史有时候极富戏剧性。万国靠国库券起家,但几年后将它送进坟墓的同样是国库券,只不过这种国库券是加了杠杆的衍生品,那就是国债期货。

      1992年,所总经理尉文渊到美国转了一圈,惊叹于对方眼花缭乱的金融工具。回国后,他模仿美国人,搞了一个国债期货。尉文渊对此寄予厚望,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日后竟会栽在这一新品种上。

      国债期货刚推出时,市场反应冷淡。直到后来,随着通胀率不断走高,财政部决定对国债进行保值补贴,其交易才随着火爆起来。这是因为,与票面利率相比,保值补贴率是不确定的,这给了多空双方很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    在当时的市场上,327国债是一个大热门。这种1992年发行,即将于1995年6月到期的三年期国债,按照票面利率加保值补贴率计算,将以132元兑付,但市场普遍认为这个价格太低,并传言财政部将上调保值补贴率。

      对此,管金生有不同看法。在他看来,当时的通胀率已经在往下走,而国家正在狠抓宏观调控,不可能上调保值贴补率,于是选择做空。

      1995年2月中上旬,327国债的价格一直在147.80元—148.30元之间震荡,多空双方暗自积蓄力量,万国的空单持仓量不断增加,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    2月23日上午,财政部宣布,327国债将以148.50元兑付。这个消息对豪赌做空的管金生和万国证券而言,无异于一个惊天霹雳!

      当天上午一开盘,以中经开为首的多头便发动猛攻,十分钟内将327国债的价格拉升至150元上方。管金生上了绝,因为国债每上涨1元,万国就要赔进去十几亿。他不甘心失败,迅速组织起反击,但怎奈市场做多情绪高涨,管金生的努力功亏一篑。

      到中午收盘时,国债价格稳稳站在151元上方。这意味着,一旦到期交割,万国将巨亏60亿,而当时它的资产不过14亿,利润只有5.5亿。

      管金生坐不住了,他心急如焚地赶往所,找到尉文渊,一连提出了三个请求:

      尉文渊知道,管金生敢提这样的要求,说明万国已陷入。但他还是一口回拒了,毕竟这对所来讲是不能承受之重。

      管金生带着极度的失望离开了所。下午,当他回到公司时,盘面没有丝毫好转,甚至连昔日友军辽国发也突然倒戈,反手做多。万国危在旦夕!

      眼看离收盘时间越来越近,管金生和他的同事很清楚,再不想办法价格上涨,万国只有破产清算一条道。这是生性高傲的管金生万万不能接受的,他不能看着自己一手创办的王牌。最终,他决定拼死一搏。

      在不到八分钟的时间里,管金生连续抛出数十万口的卖单,将价格到148元,最后一刻,更是以730万口的超级大卖单,将其直接轰至147.40元。

      这笔卖单的“总价值”几乎相当于1994年中国P的三分之一!如果以这一价格成交,万国将从巨亏60亿变成净赚42亿。当然,这也意味着,当天买入的多头将全线爆仓。

     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有人狂喜,有人,还有人到手脚冰凉、长声哀叹。收盘后,举报信像雪片一般涌向所。

      正在交易大厅陪客人参观的尉文渊,迅速返回岗位,调查幕后的“”。在得知抛单来自万国后,他火冒三丈地打电话给管金生,让他立刻到所来一趟。

      下午五点,管金生赶到所。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争吵发生了。尉文渊不明白,中午明明已经和老管谈妥,对方答应去筹措金,为何下午却闹成了这样。而管金生同样不理解,小尉为何对自己的请求。

      经过反复的争吵、权衡,尉文渊最后决定,取消当天收盘前八分钟的交易。当手下将打印好的公告递给尉文渊时,他嘱咐对方先别忙着发,自己一个人跑到二楼贵宾室坐了整整一个小时。那一刻,尉文渊感到极度的痛苦和无助。

      当晚11点,向全国发出公告:下午4点22分13秒后的成交无效,此前最后一笔交易的151.30元为当日收盘价。

      327国债事件彻底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,有人因此一夜暴富,有人因此倾家荡产,还有人因此丢官弃爵。

      在这起事件发生前一个月,一个叫里森的交易员,因为看好日本股市,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,大量购进期货合约,最终因为判断失误,导致巴林银行倒闭。

      管金生听闻这件事后,对另一位证券大佬阚治东说:“中国要发生那么大的事件,大概要等十年以后吧。”但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话音刚落,就亲手导演了一场中国版的巴林事件,而且其震级丝毫不逊于前者。

      327国债事件发生第二天,万国证券遭到挤兑,随后被申银证券合并。管金生本人因为涉嫌经济犯罪,被判17年,不过却是贪污、挪用。所总经理尉文渊也因为在327国债事件中监管不力,被免去职务,离开了证券界。

      管金生和尉文渊只是这起事件中倒下的两个重量级人物,还有无数投资者因为判断错方向,一夜之间倾家荡产。其中一个叫陈万宁的交易员,在这次事件中背负亏损7000万的业绩,黯然离开证券市场,几年后他以宁财神为笔名,写出了家喻户晓的《武林》。

      当然,在一个对赌交易中,有输家就有赢家。其中,除多头主力中经开以外,最大的赢家要数魏东、袁宝璟、周正毅和刘汉。这几个人在327国债事件中积累起巨富,并在日后爆发出惊人的能量。

      327国债事件也改写了所的历史。5月17日,证监会以条件不成熟为由,暂停了国债期货的交易。这一停就是18年,直到2013年才得以恢复。

      证监会所说的条件不成熟,主要表现在限仓和金制度上的漏洞。当时,交易所金为2.5%,机构限仓40万口。但具体执行时,这些都成了摆设,以致多空双方在交易中可以无穷下单豪赌。

      事实上,不管中经开还是万国,都曾抛出过百万级的单子。而且,中经开违规在先,管金生曾以此为由,要求尉文渊暂停交易,结果被拒了。咽不下这口气的管金生决定“以违规对抗违规”,这才有了后来的730万口超级巨单。

      事后,管金生曾说,他压根没想到,尉文渊敢冒天下之大不违,取消那几笔交易。

      中经开全名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,是财政部下属的独资公司,而财政部是国债的发行人,决定着国债的保值补贴率。因此,有消息称,中经开提前得到了消息,知道财政部将上调保值补贴率,所以才敢大幅逼空。

      事实上,中经开背后不仅站着财政部,还有当时如入中天的中财系。这个以中央财政大学为核心的关系网,集聚着一大批金融人才和官员。

      在327国债事件中,中经开到底有没有内幕消息,至今仍然是一个谜。不过,更大的谜团在于,作为最大的赢家,中经开竟然没赚到钱!有人曾经估算,多头当时的盈利在70亿以上,但后来中经开的总经理韩国春却:中经开的盈利连1亿都不到。

      那么,钱都到哪里去了?坊间将目光投向当时与中经开联手的江浙财团,以及前文所述的四大赢家——魏东、袁宝璟、周正毅和刘汉。不过,这个猜测同样没有得到。

      和中经开谜团一样牵挂的是,管金生当初为何“负隅顽抗”,做空?关于这个问题,标准的答案似乎是,他对国债走势出现了误判,认为财政部不可能上调补贴率。但这只是的一部分。

      事实上,万国从1月份开始就陆续建立空头仓位。春节后,管金生一直在出差,并不在上海。等到2月16日他返回公司时,仓位已经很重,而当时市场上的保值贴补率持续走高,对空头极为不利。

      管金生当即召开会议,分析多空形势,并作出降低仓位的决定。应当说,这个决定很明智。只可惜在后来的执行过程中,由于心存侥幸,不断地打左灯向右转,最终导致仓位不减反增。到2月22日决战前,巨量的空单已经让万国骑虎难下。

      至于决战当天,管金生和万国的表现,已经完全抛开基本面,采取了一种简单的情绪化对赌方式:用强大的资金实力,将对方打爆仓!

      多年以后,有记者问管金生:当时有没有想过,主动认输,接受失败,这样哪怕万国巨亏,也可能得以保存下来?管金生不假思索地答道:没想过,那不符合我的个性。

      管金生的个性是什么呢?用他最喜欢的一句话可以总结:战士一旦上了战场,逃跑只能朝着枪林弹雨的方向逃跑!这句话是两百年前拿破仑留下的。

      自此,管金生远离喧嚣的股市,过上了的生活。他的位于上海市提篮桥,那里关押着很多因经济犯罪的人。后来,另一位证券大佬阚治东,看到里面许多的同行时,不禁感叹:这里可以开一家证券公司了。

      高墙内,管金生又抄起了老本行,翻译外文资料。这让他有机会了解到全球经济和资本动态,同时也成为最早一批接触到互联网概念的人。

      魏东创建了涌金系,控股九芝堂、国金证券等上市公司;袁宝璟吞下60家企业,被誉为“的李嘉诚”;周正毅狂买地产,并控股4家上市公司,成为上海首富;刘汉创建汉龙集团,巅峰时其资产超过400亿。

      然而十几年后,这些人的命运全部发生了逆转。魏东在接受调查后,跳楼;周正毅因涉嫌虚开等,被判16年;袁宝璟、刘汉则分别因为雇凶和犯罪,被判处死刑。

      的变化无常让人唏嘘不已。当年的赢家,如今三死一坐牢,而当年的输家管金生则已经出狱,在沉寂多年后,重回人们视野,做起了私募股权投资(PE)。

      在2015年的一个论坛上,管金生检讨了自己当年的错误。他说:“我这一生吃亏,吃很大的亏,就是没有放下自己内心的骄傲和清高,我如果当初可以克服,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……说不定真的能改变现实,能够扭转。”大商品理财,联系笔者